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抢注域名高价卖给本公司该如何定性

发布时间:2020-03-10 16:23:52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中介交易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技术大厅

罪刑法定原则是刑法的基本原则,但是我认为罪刑法定原则也有一定的缺点。看看下边这个案例,行为人如此可恶,他的行动却被认为无罪。

案情:2008年4月,A有限公司为下属网站注册域名,另外一备用域名未注册。5月20日,时任该公司网络部副经理的左某借用朋友陈某的身份证,仅花费80元注册本钱便成功注册域名。随后,左某向公司汇报称域名已被加拿大的一家公司注册,对方欲以10万元转让该域名。当时公司总经理助理姚某明确表示不同意购买。11月2日,总经理助理姚某因公出差外地。11月4日,左某以网络部名义拟写报告,称网络部欲与转让方达成协议,协议价是5万元,已征得总经理助理的同意。据此,A公司总经理指示同意。11月15日,左某通过他人收到A公司的转让费。

分歧意见:对左某行动的定性,有以下3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左某构成诈骗罪。理由是:该公司总经理在行为人左某的欺骗之下,产生了毛病认识,作出了同意的指示,即基于毛病的认识处罚了公司的5万元财产,左某的行动完全符合诈骗罪的犯法构成要件。

第二种意见认为,左某构成职务侵占罪。理由是:左某有职务义务为公司去抢注域名但却利用自己的知情权,抢注域名,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下一步转让给公司,为并吞公司的财物作准备。左某为到达占有公司财产的目的,欺骗公司总经理的同意,使本来公司只要花费80元就可以注册到的域名,要通过转让的方式以5万元购买,损失了49920元。这不是正常的买卖关系造成的损失,而是左某的职务行动而至。

第三种意见认为,左某的行动无罪。理由是:左某的这1行动在我国现行刑法上尚没法加以处罚。左某注册的行动是个人行动,是依照普通的注册规则就可以完成的行动,没有利用职务之便。在将域名出售给公司的这1关键举动中,左某其实不具有终究的决策权,而仅仅是建议上级出资购买,建议行动无论如何不能被认为是利用职务之便。依照罪刑法定原则,只能认定左某不构成犯法。

评析: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主要理由以下:

1、左某的行动不构成职务侵占罪。职务侵占罪构成的关键在于是不是利用职务之便。利用职务之便所指的侵占、偷盗、欺骗并不是一般化的行动,而是有特定含义的行动。所有职务侵占罪和贪污罪中的客观行动都必须与最典型的贪污行动相当或类似,即自己把自己所依法有权掌控的财物占为己有(比如,出纳员将所收现金据为己有,销售员将销售所得私藏,单位领导将单位财物拉回自己家里)。所谓的偷盗、欺骗都必须是与此相当的行动,而并不是一切偷盗和欺骗行动。

而本案中决定购买域名的权利掌握在总经理的手中,并不是左某的职权范围。左某对结果的产生所起到的作用有3:1是抢注域名,2是向经理提出建议,3是谎称助理已同意。这三个行动都不属于利用职务之便:第一,抢注域名仅仅是利用了工作所带来的信息优势,并不是职权。第二,提出建议是每个员工的权利,并不是利用职务之便,恰恰相反,提建议表明了左某所利用的是自己对经理的影响,而并不是自己的职权。第三,购买决策权掌握在总经理手中,因此应当由总经理对决策负责。左某谎称助理已同意的行动并没有动摇总经理的决策权,更谈不上利用职务之便。

2、左某的行动不构成诈骗罪。诈骗罪的关键特点是被害人基于对行为人制造的虚假信息的信赖而陷于毛病认识,因此交付财产。诈骗罪中的毛病必须是法益关系的毛病,而不能仅仅是动机的毛病。本案中,左某的欺骗行动有2:一是将自己注册的域名说成是加拿大公司的域名;2是隐瞒80元的注册本钱而谎称价值5万元。但是,这两个欺骗行动都不是诈骗罪中的构成要件行动,由于:第一,左某所出售的域名是真实的,域名所有人是谁对诈骗罪的成立来讲并不是重要事实。第二,该公司之所以作出交付5万元的决定,并不是由于左某隐瞒了注册费用仅仅80元的事实。网络注册费用低廉人所共知,但并不等于其市场价值。由于域名的稀缺性,要购买对方注册的域名就可能付出高昂代价,这是市场常态,也是该公司的自我决定。该公司并不是由于对方隐瞒了注册费用而作出购买决定,应当由被害人自我负责。

3、左某的行动符合德国、日本刑法中的背任罪或背信罪的构成要件,即违背自己的职责而致使委托人的信赖利益损失。但是,我国刑法中没有这1罪名,根据罪刑法定原则目前只能以无罪论处。伤害委托人信赖利益的行动是具有实质违法性的行动,但是尚不符合当前刑法典中职务侵占罪或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要美满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通过立法途径,即在我国刑法典中设置背任罪。

中招国际招标有限公司

珠海特坦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重庆迪塞冠华实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