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18号尸体冷藏柜

发布时间:2020-04-10 14:44:04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死,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也许你感性一些,会觉得失落和遗憾,或者是有些后怕。

但客观而言,死亡,是生命的一种必然,它如同生一样,被赋予着伟大的责任。

尽管我不是十分认同这样的论断,但作为一个学医的天朝五佳青年,我还是尽量以理性眼光去看待这些喜客。

是的,我们这儿管停尸房叫大冰柜,尸体叫喜客,以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解释,就是口头上图个吉利,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是的,真没什么卵用,该灵异的,还TM得灵异。

请务必原谅我的粗口,如果不是撞见那些该死的灵异事件,我也不会如此暴躁。

恐惧,真的会使人极端和暴戾,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这人有一个喜好,那就是看美女,不是那种盯着别人某一个部位看,而是整体的看,我想看看究竟是什么,让美女成为美女的,为什么会觉得美。

也许,有的人会觉得我说的是废话,但是,对解刨学有着浓重兴趣的我,想法也许和大多数人有些出入。

不管怎么说,一个女人我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在哪里见过。

那天,我和老赵接到了一个电话,便从负二楼坐电梯到十三楼抱喜,确切的说是收尸。

因为家属说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过来拿,收了红包的负责人就将摊子甩给我们了。

当然,作为回报,我也拿到了一条不错的烟。

现在医院的停尸房可不是想进来就进来的,没点关系,不懂行,还真不能进。

那天夜里,我值晚班。

其实就是随便巡视一圈,看看大冰柜有没有什么故障,然后回去和老赵吹吹牛,玩玩游戏。

走进停尸房,还没几步,我就隐约听见了里面的异常响动。

“咚!”“咚!”

那是夹杂在制冷机器轻微轰鸣声中的异样响动,仿佛是什么从里面敲击冷藏柜。

这种事不算特别少见,有时候,确实会有些奇异的情况,我之前也听另一组的人说过。

但听说是听说,真听见冷藏柜里有东西在敲,心里还是十分发虚的。

所以,我随便扫视了一下就关门走人了,直到我走出停尸房,那声音都没有停。

停尸房的隔离门早先就坏的了,虽然装尸体的冷藏柜有隔温措施,但是,那股凉意还是会透出来一些,这使得走廊里都有一股深深的凉意。

和老赵打了个招呼,也许是心理因素,我觉得地下室有些压抑,必须去外面透透气。

电梯门打开,我走了进去,不多时,就到了正一楼。

尽管已经晚上十一点过,但医院的人并不算少,我一直走到大门口,才点上烟。

还没抽两口,一个留着黑色长发,浓妆艳抹的女子从我身边经过,带起一阵微风。

这女人我肯定见过,只是一眼我就确认了我见过她的事实,但我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怎么可能呢?

如果是个女人的话,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这时,我闻到了那阵微风里的味道,那女人身上的并不是什么令人陶醉的香气,相反,那气息让我有些胆寒!

因为放入冷藏柜之前还要将尸体清洗干净,那需要用到一些药水,而恰恰,我闻到的,就是那药水味!

这一刻,我也想起来为什么我会记不得在哪里见过,这女人,可不就是冷藏柜里的那一位吗!惊骇欲绝中,我猛然转身,可那女人已经不见!

我赶紧朝一个走出来的人冲过去,拦着他问道:“看没看见一个穿着黑色短裙的女人走进去?”

那人被我吓到,反应了一下才道:“噢,她朝电梯那边走过去了。”

我立即跑到电梯边,左边的电梯在十一楼,右边的在负二楼!

我着急地拿出电话,拨通了老赵,喊道:“孙子!你那边没事吧?”

老赵不耐烦地应道:“能有什么事?”

我道:“给我精神点,今天有些情况。”

“情况,什么情况,你要出去嗨?”老赵猥琐地笑了起来。

“没,我马上下来。”

我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就刚刚那一会儿,这医院的电梯显然不可能从一楼到十一楼去,而一般人谁没事会大半夜去医院的负二楼?

而且负二楼的按钮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还特别标有禁止符号。

没多久,在我有些忐忑的呼吸声中,右边的电梯门打开了,里面空无一物。

我走了进去,也下了负二楼。

“老赵,跟我过来。”我沉着脸,喊了一声。

老赵还在低头玩手机,见我脸色不对,这才收起手机跟过来。

打开门,冷冰冰的空气扑面而来。

我径直走到18号冷藏柜,因为收了红烟的原因,之前的那个女尸被我安排在了这里,它的原住户是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被负责人走其他渠道当天转移,也不知道是不是丢火葬场了。

拉开冷藏柜,空旷的内部空间让我和老赵直接吓傻了,那女尸不翼而飞!

尸体还会消失不见吗?

这可是咱们一直守着的啊!

尽管之前我就有一定的猜测,但这会儿我的大脑还是当机了,这是,完全无法用现代科学解释的事!

“咔咔!”

正在这时,外面的走廊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我和老赵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惊恐。

这绝对是那个女尸!

这个时候,没谁敢出去确认,我们一齐躲到了离冷藏柜不远的手推车下,幸好有懒得收拾的白布垂着,将我俩堪堪盖住。

待那脚步声无比清晰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冷藏柜没关!

直觉告诉我,这时候还是将其恢复原状的好,谁也不知道那女尸回来之后会发生什么。

没有任何犹豫,我一下子窜了出去,将冷藏柜用力塞入,而那东西的小半只腿已经迈入门口。

那是一只纤细而惨白的腿,踏着黑色的高跟鞋,我赶紧往里面一扑,拿出年轻时候守门的气魄,接一个翻滚,滚到了另外一辆手推车下。

我和老赵的懒散这时候救了我一命,这辆手推车也没有收拾垫单,我一进去就顺手扯下来将自己挡住。

“咔咔!”

那女尸走得不算快,却也不慢。

躺在地上的我本能地摒住了呼吸,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恰好可以看见黑裙子的边缘,这就是那个女尸无疑!

再次肯定自己的想法,我只觉得浑身发寒,忍不住地哆嗦了两下。

“嘎吱!”

垃圾手推车随着我的抖动发出了令人惊恐的声音,这该死的手推车!

“咔咔!”

那女尸闻声朝我这边走来,完了,我心想,她要是过来掀开手推车,那我就只能拼命跑出去了。

我握着拳,在惊恐中依旧拿定了主意。

“啊!”

老赵比我胆子小一些,见女尸走过来,他崩溃了!

我只看见一双特步的球鞋自眼前掠过,然后一床白色垫单落在地上,当然,还有令人窒息的关门声。

“那孙子!”

我心中暗骂,老赵似乎是用垫单罩向女尸,然后逃掉了。

那女尸怔怔地站在原地,我这分钟有些后悔,妈的,我早应该跳起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我的视线里,只有那令人恐惧的双黑色高跟鞋。

就在我就要憋不住气的时候,那女尸走到了冷藏柜前,片刻后,原地只剩下一袭黑裙。

我见状才敢小口呼吸,然后发短信让老赵回来。

这孙子倒还有些人性,只跑到电梯门口就想起似乎忘记了什么,然后一直站在办公室那里,也不敢过停尸房来。

接到我短信后,没多久,老赵就推开了门,将我从手推车下拉起来。

我们没敢去察看18号冷藏柜,直接出了停尸间的门。

这时候我已经被吓软了,全身被冷汗湿透,那是一种真正令人窒息的恐惧。

第二天,我们将灵异的事与负责人说了一下,他居然一点都不害怕,给了我们一笔封口费之后,当天早上就将18号女尸转移到了其他医院。

我和老赵没敢参与进去,经过这件事之后,18号冷藏柜就尘封了,反正我和老赵是再也不敢打开它。

出租发电机

进口美露地板安装

防静电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