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关注博鳌专访关家明

发布时间:2021-09-01 16:37:11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关注博鳌:专访关家明

16日上午,记者在博鳌专访渣打银行东半球研究总监、亚洲区总经济师关家明,就“新兴经济体在发展中面临的挑战”“日本震后对全球电子产业影响”等问题进行访谈

主持人:新兴经济体在发展中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关家明:一是全球经济在过去几年之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全球经济的重心从过去比较典型的工业国家贷款到现在以某部分的新兴经济体做带头羊,这到目前为止可以说进行得还不错,但是面还不是很广。你可以看到新兴经济体里也分不同的地方,东亚相对好一点,拉美在这一波里也不错,但是中国、印度、印尼这几个大的内需比较强的也能保持相对的稳定,而且现在也能起到比较大的作用。

但是往西来看,在东欧那边、南亚那边以及在非洲中东那块情况都不太一样,里面是很不平衡的。再往后的新兴经济体我们看有两个发展:一个已经起来的,如果动力还能持续、基本经济条件还比较好的话可以继续下去;关键是其他比较落后的能不能带起来、追上来。不然全球的情况就跟过去几十年里面所看到的一样,个别的国家通过一些改革和机遇发展起来,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留在后面差距也在不断的放大,这是很关键的。

在这一拨里我们看到一个分别就是比较大面积的新兴经济体能够起来,而起不来的也相对比较稳,没有受到那么大的伤害,最受伤害的反而是那些工业国家。我们当时不希望工业国家发展不起来,他们也应该一步步地恢复,但是能不能出现一些新的局面,就是不同地区的新兴经济体都能同步上来,这样全球的经济差距就会逐步的见效。我们联合国的很多目标可能不能在2011年达到,但是起码开了一个新的势头。

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合作,不能说自己上来了我就自己跑。这是很重要的。四国五国里面很重要的意义是我不希望是五国,以后还能更大的发展。当然,要绑在一起也不能一下子全部都绑在一起,20国也一样,如果没有这拨金融风暴也不会有现在20国集团这样的地位。20国里面有很多的国家,还有很多新兴经济体没有在这里面。我希望在这一拨金融海啸过去之后,中国在这一拨里面可以起一个带头作用,一方面是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比较好的一员发展起来,也可以帮助其他国家,如果我们借助我们的经验帮助其他的新兴发展中国家发展起来。

最近还有一些挑战比如短期内有通货膨胀的问题,有能源的问题、有商品价格的问题,有粮食的问题,这对很多新兴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都有比较深远的影响,这是相对于工业国家更严重的一些影响。还有比如中东的问题、北非的问题,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肯定有很多在社会、政治以及其他方面体制互相协调的问题。能不能在更大领域中互相之间进行一些促进,不是像以前只是几个大国的做法。经过过去几十年的经验来看,我们知道一部分的发展是可以的,但是对全球来说两极差距也是很大。

主持人:现在新兴经济体会面临资本流入的压力,新兴经济体在面对经济流入的压力会不会对它的经济产生一定的冲击呢?

关家明:不但是经济流入,还有经济流出的问题,比如在东欧和西欧等地最近都是流出。当然,在发展比较兴旺的地区比如南非、东亚都是流入。这就是资本的流入对当地的经济贡献更大,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西方的主导思想里面说资本越开放、越自由是越好的。但是在过去几次从拉美到东亚这一拨主要工业国的金融危机里我们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资本是不可能无限制的流动的,是需要有一定的管理,这里讲的不是管制但是要管理。IMF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一拨不单是新兴经济体受到冲击,工业国家也受到了冲击。

短期之内不是没有对策,原来很多新兴经济体本身已经有了一定的基本管理的方法,这可以在现有的基础里面再完善。长远来说,可以说全球总的资本流动的环境是越来越宽松的,但是中间肯定是有一个差距的,每一个国家需要有根据他们具体的情况来制定各自的管理措施。当然,互相之间的协调也是很重要的。不能说我管了以后就行了,你不让钱进来他就会其他的地方。在金融海啸里我们也看到,某些地方先进行了管制而后来其他的地方就受到影响。往后我们希望可以建立新的技术可以相互之间进行协调,有一些基本的规律可以抓住。以前一直是想法越小越好,而现在是需要一定的、可协调的管理。具体如何实施这对东亚来说问题还不大,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大量的外资流入,有个别的地方有,比如印尼的一些债券市场有。